笔趣迷 » 女频频道 » 彩云追月觅知音 » 第49章 旧怨

第49章 旧怨

    荀璋回到公司,他发信息给金夫人:“母亲,把我小时候的照片发一张过来!”

    “要这个干嘛?我得找找!”

    “嗯,要四五岁时候的。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用的?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看一看!”

    “好的,找到了!”

    荀璋点开母亲发来的照片,打印出来,和自己手机里拍的阿寻的照片打印出来放在一起,他感觉寒毛直竖,两张照片上的人长的实在太像!

    心里有一个大胆的猜想,却又摇头,如果当年有了他的孩子,她不该那么决绝的离开,于是摇头否定。

    金夫人却还在问,为什么要这张照片,荀璋捋不清情绪,没有回复。

    对方打来视频电话,荀璋无奈,只得说道:“我今天见到吕音,她已经有个儿子!”

    金夫人听到吕音的名字沉默了瞬间,把手机递给荀梓,他扶了扶老花镜,看了她一眼,说道:“今天怎么这么好,舍得让儿子和我视频?”

    和荀璋说了几句,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看着金夫人坐在那里,像犯错的小学生,荀梓心中纳罕,问她道“说说吧,想什么事呢?”

    金夫人就把五年前,她和吕音见面的事情说了,临了说道:“你说,我好心去和她亲近,她却说因为我,她和荀璋完了,你说,她说这样的话,这多伤我的心?”

    “在此之前,你和她认识?”

    “也不算认识,那时候齐齐不是谈个女朋友?”荀梓一时没有想起来,吴嘉齐的女朋友实在太多。

    “就是,齐齐去国外那段时间,那是咱们集团在国外的第一个项目!”

    “哦,这么久,得有十年了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,那时候,我们来京城没几年,有时候日子过的艰难!大哥就想着让嘉齐和哪个家族联姻,来稳固我们的地位。

    却听他说他谈了个女朋友,不愿意,大姐让我趁他不在家去劝对方同意,让他们那边提出来分手。

    谁知道啊,我回了A城,正好赶上那个女孩出了车祸。

    你是不知道,那真叫一个惨啊,她父母一下子都走了,就剩她一个孤女。

    她躺在病床上,身上缠着绷带,插着管子,哎呀,你不知道…”

    “说正题!”见金夫人思绪跑远了,荀梓忙把她拉回来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已经去了A城,总要完成大姐派给我的任务吧!我去医院找她,第一次去的时候她没醒,医药费还不够了,我好心的给存了钱,就当是给人家的分手费!”

    看看一眼荀梓,见他点头,继续说道:“后来她醒了,我又去找她,对着她好说歹说,我说你别看我们齐齐条件好就不放手,以后好男孩还多的是。

    你猜她怎么说?她说,谈朋友是她两个人的事,不应该外人来插手,就算说分手,也要和齐齐谈!”

    “她倒是捋的清楚!”荀梓说道,然后示意她继续。

    “那我哪能愿意啊,齐齐那时候血气方刚,回来一见面,看她这样,哪能立马分手啊!

    而且要真是齐齐提出来的分手,别人不得戳他脊梁骨,说他不讲义气?

    而且,大姐催的急,京城这边已经开始协商婚礼的事情,不能一直拖着。

    我去找她好几次,她都还是那一个说辞。

    后来她出院了,我就打她电话,一遍一遍的打,一直到她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她那个时候的原话是怎么说的?说不同意分手吗?”

    “原话,时间太久了。哪能记清楚啊!”

    “她是不是说同意分手,但是要等齐齐回来?”

    “唉,对,大概是这样!”

    “你当时没有同意?”

    “对啊,我是干什么去了,能让她一句话就把我给打发了?我总得让她同意分手了才行啊?”

    荀梓沉默了,自己的老婆自己清楚,简单直接惯了,怕是哪些话得罪了人家不自知。

    他大概捋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,问道“五年前,你找吕音的时候,她说她和荀璋完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当时想着璋璋喜欢人家,找她私下拉拢一下关系!谁知道她是那样!

    我一生气,直接回来了,谁知道没过多久,他们真的分手了!”

    “唉,你啊!这次不要再去找她,让他们自己处理吧!”

    “我才懒得理她,这么没有教养,难道我还上赶着去找她!”

    “唉!”荀梓叹气,他这个老婆,心眼不错,却总是嘴巴不饶人。

    如果吕音是个有主见的,只怕自家儿子要吃苦头。他沉吟了一下,走到阳台上,给荀璋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这头,荀璋仔细的听着,挂断电话,他心里一直的疑问似乎找到源头。

    他回忆了两人的相处,那次吕音问他和嘉荀集团的关系之后,好像就一直躲着自己。

    直到两人的最后一面,吕音似乎变得有些粘人,总是想要他抱抱,原来这是无声的告别。

    他心中微凉,他能感受到吕音对自己真挚的情感。父亲说的,母亲原来说过她几句,让她心里不痛快。

    可是,以他了解的吕音,恐怕没有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抽出一根香烟点燃,他深深的抽了一口,所以当时吕音离开自己,是因为和母亲之间有过节。

    母亲那边轻描淡写,吕音却因此宁愿和自己分手,只怕是母亲没有意识到当时给吕音造成了伤害。

    还没有想清楚怎样应对,他并没有急着去找吕音,而是打电话给秦速,他现在是荀氏影视的营运总监,负责日常运营事务。

    秦速很快的接电话,恭敬的说道:“小荀总?”

    “最近吕音的哪本书要拍成电影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《大梦》,是林氏在运作!”

    “想办法加入进去,拿到主导权!”

    “这个?”

    “做到了给你升职!”

    “好的,小荀总,您等我的好消息!”

    荀璋挂断电话,拿着阿寻的照片一直看,看这双和吕音相似的眼睛,五年时间的日日夜夜,他每天都在想她。

    他曾经觉得特别恨她,恨她不辞而别,恨她把自己玩弄于股掌。

    却从没想过,如今见面,那思念已经酿成酒,心里哪里还有一点点的恨,所有情绪都只成了满心的欢喜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荀璋应酬完,回去的有些晚了。他特意的去了幸福苑,走到吕音原来居住的楼下,却不想遇到了林子烨。

    他比原来清瘦,下巴尖尖的侧脸很好看,长发,染成了栗棕色。